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8)

事情如果太順利代表絕對有問題,而問題永遠會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來。

我們發現冰塊有一定的機率一落下就彈到外面,於是我們在前方加了一塊擋板。但加了擋板冰塊就倒不出來了,因此需要能夠控制擋板的方向,我們加了一顆Servo(一種可以旋轉的迷你馬達),把擋板鎖在servo上,當加冰塊的時候擋住,排出冰塊時打開,做了幾次實驗確認可以work後,終於可以開始量測電訊號和冰塊重量的關係。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8)

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7)

下訂後等了兩個月,冰塊分配器機終於從美國坐船過來了,送來時底下還鎖著棧板,這台洋人的東西身價是當時我薪水的好幾倍。

基於經費的考量,這台機器並沒有製冰功能,因此每當我需要測試冰塊的時候,必須從校門口的飲料店扛著大冰桶,走將近700公尺回交映樓,把冰塊倒進機器裡做實驗,測完後再把冰桶還給店家。扛著冰桶這段路全部是上坡,每次做實驗前早就先滿頭大汗。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7)

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5)

在等待冰塊分配器從美國坐船回來之前,還有一連串的問題要處理,像是加糖。

飲料店一般使用的是黏稠狀的果糖,因為蔗糖在低溫下會凝固。想要把糖加到杯子內,最直覺的想法就是用泵把糖從糖桶內抽出來。我們查了一些現成的小型泵,發現價格非常貴,沒有低於兩三萬元的,當初飲料店老闆用不到五千元的價格就買到二手的糖機,泵還只是糖機內部其中一個零件而已,我對此感到非常疑惑。但如果不花兩三萬元買一個泵恐怕不知道要做到何年何月,基於冰塊的前車之鑑,我們還是訂了一台蠕動泵。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5)

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4)

一直都沒有好好提到我的好夥伴紘銘,催生飲料機另一個不可或缺的人物。

飲料機的團隊很小,只有三個人而已,我、紘銘和愷宏,愷宏負責機構設計,我負責軟體開發和處理所有的雜事,紘銘負責電路設計和變出錢來,偶爾討論專案的方向,我和紘銘都對機械不熟,就算兩人跳下去做也不會有多少幫助,還不如我由專心處理所有的問題,讓他能夠打工,確保我們有足夠的現金流來購買必要的設備。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4)

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3)

台灣雖然有廠商在做製冰機,但是幾乎沒有什麼人在做能自動掉冰塊的機器。只有國外的大廠比較會做這些,像是美國的萬利多和日本的企鵝牌。我對他們的業務員死纏爛打,描述我遇到的問題,問有沒有什麼符合需求的機器。

花大錢買設備首要之務就是訂規格,多花錢買不需要的規格是浪費,為了省錢買性能不足的產品是更大的浪費。在挑選購買哪一種冰塊製冰機時,其中一個問題就是,要買多大容量的機器?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3)

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2)

我面不改色的謝謝老闆,帶著手搖碎冰機回到宿舍,無力的躺在巧拼上。。

每做冰塊實驗一次,我就要跑去飲料店一趟。每需要切木板一次,我就要跑去清大一趟,有材料零件不夠,我就要借機車去外頭買。這些跑腿都不算什麼,最無力的是因為對機械設計一竅不通,完全無法加速專案的進行。我能做的只有幫忙印3D零件、雷射切割、處理各種採購雜事,其餘能力完全沒有在進步,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挑錯了專案,那是一種徹底無能為力的感覺,各種實驗接連失敗,沒有任何進展。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2)

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1)

拿到彈簧後,我興奮地跑回飲料店,在彈簧上倒冰塊做測試。但效果差強人意,彈簧的螺距大小不太對。

但我沒辦法改螺距了,我不想用摩拖車拉這個鬼東西。

「可能可以用液壓彎管凹出一根彈簧試試看。」愷宏說:「我之前有看過,可能可以凹得出彈簧。」

不,不行,這行不通的。

繼續閱讀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(11)